人的身躯或直立,或松弛,或扭动。在这里人类的身体所展现的,还有皮肤的质感和褶皱。其中带有些许颤栗,一点叹息。一些人的眼睛是闭着的,嘴巴微微张开,手指交织在一起,曲折环绕。一些人目光向前,带有威吓和率直的凝视。他们的肌肉有时候显得饱受折磨,笨拙,曲卷,甚至鼓胀,仿佛受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挤压。偶尔也有虚弱的,显得柔软而松弛。一个人抱着双臂,仿佛拥抱着一个许诺,脑袋歪向一边。另一个人用手捂着自己的嘴,仿佛受到了什么刺激。也有人尽力地保护自己,仿佛不这样就会倒下,然而看上去最终还会恢复活力,弹身而起。面对这些奇特的举动,我们仿佛也身处其中,感受到莫名的失落和彷徨。甚至我们所面对的皮肤也失去了亲密的色彩,让人感受到浑浊不清的疑虑。

法国摄影家劳伦特·拉佛利尔(Laurent Lafolie)从一个冷漠的视角,一个盲拍的视点,向被摄对象注入了自己的光芒,带有穿透性和情感性。他所探索的就是遭遇战中的脆弱瞬间,一个短暂的飘忽的瞬间,然而却揭示了许多。他所捕捉的瞬间是不稳定的,是灵魂最为薄弱的环节。他捕捉的是人类的情感,那些太具有人性化的东西,甚至我们所有人都不愿意展现的东西,或者说属于私密的东西,是丢脸的,令人窘迫的,总而言是是难以言说的。裸体在这里不仅仅是皮肤的呈现,而是一种信赖和坦诚相见。身体成为一个沉思的弹性体,富有张力和可塑性,承载着太多的情感形态,隐藏的泪滴,有着难以察觉的颤抖,或者痛苦的剧痛。

从画面的形态上看,镜头中的男人被凝固了,就像是回眸一瞥的雕塑,宁静,几乎接近完美的纯净。在这些影像中所找到的一种美,似乎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人的身体散发出一种纯粹的诗意,带着天真无瑕的氛围。摄影家所挑战的,是传统的男性影像模式,也就是自古以来占据主动话语权的力量呈现。他带给我们的,就是这样一种易伤害的、敏感的旋律。其实他所捕捉的,就是一种生命的亲密感和私密的兴奋之情。这些在他摄影棚中展示的男人都是舞蹈家,经过挑选的,用摄影家的话来说:“画面表述语言不是叙事结构,叙事体在这里是不可视的。和我的拍摄最为协调的是:这是一个没有词汇的空间,也没有很多抽象的构成。”

他记录的是生命,是爱抚,是忧伤,是温暖,是叹息,是激情,是皮肤和灵魂舞动的瞬间。也许,揭示的正是无常人生的纷繁复杂。他也希望可以找到一个庇护所:“这是一个关联的世界,一个和所有人关联的世界,尤其是这些准确的瞬间带有一种遭遇和冲突。照片本身只是一个含情脉脉的实践和探索。”从这样的意义上理解,摄影家和这些遭遇者的爱怜,就有了安全的距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