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相机是一个神奇的工具,它能够记录世态万千的客观世界;照相机也是一个自恋的工具,足以让无数摄影师以自我的镜像展开内心的诉求。于是,翻开一部尽管时间并不长的摄影史,就可以发现无数摄影师留下了自拍的痕迹,深深浅浅,或阴柔或刚毅,让后人对每一位摄影师的解读,有了全新的可能。

所以,当我们第一次面对方宁镜头后自我注视的目光,一种全新的震撼油然而生,也应该是一种必然。然而这样的必然,却蕴含着一段复杂的人生履历,一种难以言说的生命激情,即便是极其微妙的一丝情感的流露,都会迸发出撞击心灵的旋律,从弱到强,由缓至急,从而最终定格在无法言说的感叹之中——即便这不是自我镜像中的最高境界,但是距离化境也不会很远——方宁至少完成了一次对自己独特的超越历程,在一个看似简单的镜面中,找到了真实的自我。

面对方宁,或者说面对方宁在镜头后面对自己的注视,真的是百感交集。画面并不复杂,甚至可以说简单得可以。往往只是一张半遮半掩的脸,一束几乎可以穿透心灵的眼神,加上嘴角上难以言说的颤动细节,将无数复杂的人生履历,化解成自我镜像中无可复制的心灵故事。画面时而有虚有实,有时仅仅就是一张脸,有时还陪伴着照相机的登场,但是最为关键的是,每一张照片中的神态都不会重复,或者说,每一张画面中的故事,都是对人生思考的一次超越。所以,从这一张脸到那一张脸,你在关注过程中的思绪,有时会平缓地过渡,有时会激情地跳跃,有时甚至会不由自主地叫出声来——啊,这个女人!

是的,这个女人!既是一个如谜一般难解的女人,又是坦荡得如此清纯的女人,竟然就在面对镜头的这一瞬间,将生活的千百般如意和失落,凝聚成让人失魂落魄的悲喜交加,还有什么样的自我镜面的解读,能够具有如此广泛而深远的魅力?所以,方宁的自拍,其核心的价值就在于心的坦诚,就在于灵的释放,就在于通过简单的注视,说出了不再简单的未来。方宁将所有的失落都扔到了身后——尽管她所承受的生命的重压,远远超过摄影史上无数女性,但是她还是将坚强留给了我们。即便是镜头中可以察觉的苦难和悲伤,也是作为她走向未来的一种鞭策,只是通过这样一种复杂的、含蓄的诉说,告诉所有的观众,生活的曾经不如意都可以化解,只要你有一颗坚强的心灵,以及我们从画面中看到的足以穿透世界的眼神。

在结束关于自拍的论题时(其实我知道,方宁的这一组自拍只是她所有自拍系列中很小的一部分,她的自拍还曾和还将涉及到更多更精彩的层面,这就不是这篇短文所能包容的),我突然想到,自拍如今已经是一种很常见的摄影方式,甚至几乎在所有数码相机上都具备自拍的按钮。然而就在按下快门后的瞬间,被拍摄者是以怎样的一种姿态出现镜头的对立面,却是颇为发人深省的话题。从方宁的自拍方式中,我们看到了生存方式的多种可能和无法穷尽的心态,也由此在心底为方宁的故事击节喝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