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徐肖冰杯”全国摄影大展评选即将接近尾声了,细心的读者可能会发现,和上届不同的是,此次大展的“参评方式”,那就是设立了“推荐委员会”制度。

人民摄影报头版

  何谓推委制?它又是何时在摄影大赛中设立的呢?如果一直关注摄影界动态的人,应该会想到“2011·TOP20新锐展”,那是由中摄协与浙江省文联联合推出的一项摄影活动:这次摄影大展与以往相比,有着更独特的专业性和探索性,那就是首次设立了“推荐委员会”制度。

  说到推荐委员会,不得不提一下 “诺贝尔奖”。众所周知,诺贝尔奖是当今世界最具权威的奖项,其中关于候选人这项更是严格地设立了一个推荐制:具备推荐资格的必须是以往的诺贝尔奖获得者、诺贝尔奖评委会委员、特别指定的大学教授、诺贝尔奖评委会特邀教授、作家协会主席(文学奖)、国际性会议和组织(和平奖),其严谨性和专业性可见一斑。

“徐肖冰杯”颁奖典礼

  颠覆传统的评选

  在摄影大展中设立推委制,2011·TOP20新锐展尚属首次。在那次推委中,可以看到很多耳熟能详的名字,比如于德水、王培权、任悦、李媚、李楠、张国田、陈小波、柴继军、荣荣、段煜婷、闻丹青、姜纬、姜健、柴选、海杰、宿志刚、曾璜、鲍利辉、颜长江、傅拥军、藏策等等,从这份名单中可以看出,推委成员几乎涵盖了摄影创作、图片编辑、理论评论、摄影教育、摄影传播等不同的专业领域。其阵容的强大和严谨,颠覆了以往传统摄影大赛评选单一的方式。

  众所周知,国内影赛众多,但是在参评作品和评选上由于形式固定,变化微乎其微,导致评选的结果参差不齐,也让许多优秀摄影师参与的积极性缺失,从而使得许多高水准的作品不能浮出水面。这次推委制的设立,相对来说,应该使长期存在的这些问题得到了一定的转变和改观。

  对于设立推委制度,中摄协负责人是这样解释的:“推荐制是中摄协多年探索的结果,为了减少更多的缺憾,让影赛的内容更加丰富,质量得到提高,特设立推委制。”从这些话语中不难发现,这种新制度的设立是中摄协所做的努力和转变的过程。

  在这次推选过程中,每个推委除了对参评的摄影师进行慎重的甄选,还要对参评的作品进行详细的分析并认真地撰写推荐语。在后来入选的20组新锐作品中,可以看到这些简短而精准的推荐语起到了关键性的导向作用,不仅让很多人对为什么入选的问题得到较好的释疑,也让作品的学术水准和价值体系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更大的提升。

  从新锐展评选的结果来看,20位脱颖而出的摄影师全部来自于推委推荐的,他们大多是国内当红的摄影师,其作品以表现风格、样式、方法上的创新,和对于问题、对象、内涵理解和表达的锐利与深刻,呈现出中国当下新的摄影群体的基本面貌。

  众说纷纭话推委

  而在业界,“推委制”这个话题一经抛出,便引起不少人的关注,探讨的最多的还是推委制的优势与局限性问题。这个带着创新和探索意味的制度,在业界的评论家、摄影师眼里是如何的呢?他们对这个制度持什么样的态度呢?带着这个疑问,通过多渠道的访谈形式,笔者对业界相关的专家和摄影师进行了交流,希望能和广大摄影人一起为这个制度的良性发展提供一些意见和建议。

  南方周末图片总监李楠认为,推委制最大的好处是保证了影赛有一个比较高的起点和一个有效的影像价值延伸空间。推委在推荐时,一般都会从专业声誉出发严格把关。弊端可能是会造成新的遗珠之憾和熟人关照。所以,推委的结构应多元分层,除个人以外,也可适当吸收杂志和网站以集体名义推荐,给无名新秀一定的机会。

  在影像批评家海杰看来,这个制度的弊端是对推荐人的选择直接决定评选方向,容易存在圈子化。比如我推我的人,你推你的人,这点似乎难以避免,需要组织方想法规避或淡化。其优势是推委大多是这个行业最新资讯获得者,他们具有推手的潜力和资源,对摄影师的成长有好处。他认为推委还得继续年轻化,因为年轻化意味着资讯和作品的前沿化,对新人更能接受和宽容,推委就是要挖掘,而不能只是描摹。

  CFP视觉中国总裁柴继军则强调,这种制度从专业角度保证更多新秀摄影师能够通过竞赛方式获得认可或推荐,但是在公示和推选过程中一定要保证透明公正。著名摄影师、策展人颜长江提出推荐委员的名单确立是关键中的关键,推委选好了,摄影师的选择上相对就更精道了。

  而作为参与评选的新锐摄影师得主,他们又是如何想的呢?对于这个平台又有怎样的看法呢?2011·TOP20得主骆丹和李宇宁分别发表了他们自己的看法。骆丹认为推委制能保证参加评选的作品具有一定的水准,不是鱼龙混杂。但是,推委毕竟只是少数人的法眼,这会给最后作品的评选预先就订好了一个个框架。

  摄影师李宇宁谈到在TOP20之前,自己对体制内的比赛并无多大兴趣。他说这可能是自己身边年龄相仿摄影师的共同认识,原因是主题先行,参加之前就知道什么样的图片会获奖。另外评选过程不透明,公布结果之后爆出的问题,也让人对一些比赛敬而远之,让很多人反而将兴趣转向民间设立的摄影奖项,因为民间的这些奖项评选标准比较纯粹,过程也很公开,而且资金上有保障,支持摄影师的项目能继续进行。但是通过这次大展以及推委拷制,许多人看到了新的希望。

  而对于那些曾经参与或者持观望态度的摄影师,他们的想法又是什么呢?青年摄影师孙彦初说:去年的TOP20也有幸被推荐参加,但并未入选,原因可能是自己的作品有点生猛,不适合“当下”。推荐制度在于有的放矢,但缺点是作者本人如果没有机会结识专家,或者默默无闻,刚刚出道,即便作品很优秀也就没有机会参加。

  今年三影堂大奖得主张晋则认为,优秀的摄影师并没有那么多,因此在推选上还是具有难度的,推委如果推荐出真正有实力的摄影师,是好上加好。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大奖获得者卢彦鹏觉得推委制的设立给摄影师搭建了一个很好的平台,不过相对来说在某些方面还是保守了点。青年摄影师傅为新谈到推委制时,则首先指出它的弊端:组织者将注意力投向被推荐作者,未被推荐的作者可能因为先天的等级划分而遭受忽略埋汰,这是应该引起有关方面关注的一个新的问题。

  从业界这些意见中,我们可以窥见,推委制虽然有一定的局限性,也会在实践中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从去年TOP20首次设立实践的结果看,推委制是非常有意义和成功的探索,值得在以后的一些专业性影赛中借鉴和推广。而对于一个新制度的实施,优劣是必然的分化,相信经过不断的探索和推行,随着制度的逐步的完善和成熟,更多优秀摄影师和他们的作品会借助这一平台,出现在公众视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