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批评家鲍昆一直以犀利的批评风格被大家所熟悉,因为他一直为天津美院摄影系带毕业生所以对中国高校的影像教育问题有很深的了解.根据本次蜂鸟网所推出的八大摄影院校作品联展,我们特别采访了鲍昆,下边我们听他来叙述中国影像教育中的种种问题以及他眼中一个理想的影像教育体系.

摄影批评家鲍昆

  蜂鸟网:看过本次毕业生作品展以后您觉得中国的摄影教育中是否存在问题呢?如果有,问题在哪?

  鲍昆:中国摄影高等教育它的问题在哪里?中国的摄影教育都是武大郎开店,闭关自守。没有人真正关心教育和学生,都是在那对付与教学无关的事情。所以学生的作品基本看不出有什么价值观,都是些技术的罗列和一些无病呻吟,以及普遍的模仿山寨。学生的展览也折射出现实,现在这个国家没有任何人谈价值观,从中央到普通百姓,中国没有人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所有人都站在自己的本位角度考虑利益得失。教育越来越不关涉这个国家的未来。

  蜂鸟网:我们知道中国的美术教育基本是从苏联的现实主义那边过来的,但是中国的摄影教育走到今天在您所了解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路线?

  鲍昆:中国的摄影教育的开端来自于上世纪八十年中国摄影家协会的一位负责人陈淑芬的努力。她那时希望提升摄影文化在社会中的地位,于是在1980年的夏天在北京大学办了中国摄影家协会第一期讲习班。我当年就有幸在这个讲习班里。这个讲习班当时非常的牛,一共就40天的授课,请来了很多的国宝级的文化大家。从文艺界的领导林默涵,到美术界的古元、美学界的王朝闻,还有电影学院的吴印咸等人。教师配备基本就是中国当时的最高规格。第二年中国摄影家协会还办过第二期讲习班,在那同时陈淑芬就开始游说可能办摄影教育的学校。当时第一拨被游说的有鲁迅美术学院、江西大学、武汉大学。所以现在一提鲁美、武大的摄影教育,他们的渊源都是这么来的。当时陈淑芬也考虑过北京的人民大学,但是人大当时就有自己的新闻专业,所以资源不是很好调动。那时陈淑芬又想帮助一大批刚出名的摄影家解决学历问题,就和北京的人大一分校合作开了摄影专修班。这些人在那个年代的摄影圈正是大红的时候。这好像是中国高等摄影教育的开始。

 蜂鸟网:这就是当今中国摄影教育的开始了?

  鲍昆:对,当时各个学校的影像教育就开始筹办了,像鲁美、武大之类的还有江西大学,这时出现一个情况,他们怎么办?因为完全没有经验,只能是走美术学院的那条路,只能是按照美术教育的路子来搞,但是中国的美术教育本身就问题一大堆,是从前苏联学来的现代主义那一套。八十年代开始摄影教育的时候谁也不知道摄影教育是怎么回事,老师上来只能教技术。我觉得现在需要批判和反思的就是中国的影像教育其实可以叫做职高教育,因为它要解决的问题都是职业高中要解决的问题。

  那时各个学校影像教育一上马又正好赶上扩招,于是就只能从各种路数来招聘老师,比如原来给校报写通讯的通讯员、宣传干事之类的人因为工作原因也算经常用照相机,有点摄影经验,于是就都吸收到摄影教学中来了。他们后来都转成了教师。一般的美术老师好歹还接受过造型教育,但是这些宣传出身的教师就不行了,所以他们一般都是教曝光、光圈、快门、照相机等基础。

  中国摄影教育就是这么出来的。鲁美是最早的,虽然那时江西大学也有摄影专业,但是没有鲁美的牌子硬,人民大学本身就有摄影专业,但是那边的学生基本出来就奔着新华社等大媒体就去了。所以,鲁美的毕业生就迅速被新上马的院校聘去当教师去了。所以曾经有一说法,就是中国摄影教育被鲁美毕业生占据了半壁江山。

蜂鸟网:你怎么看今天学生们的创作?

  鲍昆:为什么看着今天这些年轻人的东西没意思,就是我们对摄影的理解有很大的问题。我现在极力呼吁的一件事就是不要把摄影只当成是艺术。摄影史之中可能只有很小的一块摄影是作为艺术出现的,但是现在很多人把这一小块过度的放大了,把各种摄影现象往这一小块里塞。摄影这个媒介也因为它不只是艺术,所以它才比传统的国油版雕这些媒介牛多了。为什么苏珊-桑塔格这些人关注摄影,因为摄影才是一个最符合这个时代的,具有广泛话语功能的媒介。咱们中国人看不到这一点,非要把摄影往艺术上拉,所以这事就办死了。我们的高校就是这样,培养出一拨拨没有任何用处的“艺术学生”,这社会哪需要那么多的艺术家啊?结果培养出的都是一群小资,只能拍那些跟社会没有任何关系的东西,一进入社会什么正经的事儿也干不了。我们现在摄影教育的问题就是一群半懂不懂的人在搞。

蜂鸟网:那么按照您的想象,中国的摄影教育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系?

  鲍昆:现在的艺术已经不是以前的艺术,它从一个原来只要求好看的东西,变成要说事情的媒介。总说的观念化,就是背后要要有思想。思想怎么来?不是你教什么光圈、快门、PS后期,学校的教学就应该向着怎么让学生有思想这个方向努力。学校应该教学生政治经济学、社会学、人类学、历史学等学问,有了这些做基础,学生才能知道我未来学了一些摄影技巧怎么用它来帮我的思想说话。在这些基础上再学艺术史,再精读摄影史,这时他就什么都明白了,这样才能建立学生的历史观和摄影观。

  没有一开始对学生价值观的培养,后边说什么都没用,所有感动你的,能在世界上留下来的都是这些带有价值观态度的作品。历史上只有现代主义时期例外,那是一个艺术自足自立,开始和生活脱离关系的时期,但是那个时期已经过去了。

  蜂鸟网:那你觉得看过本次毕业生作品展以后有什么值得肯定的东西吗?

  鲍昆:除了一点小聪明外,其它没有,完全没有。

  蜂鸟网:谢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