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发表于 2002-07-23 21:54

独自去LA 告别了渔人码头、金门大桥、CARMEL、STANFORD、17 MILES
DRIVE,告别了中国城、九曲花街,明天我就要去LA了。
假日过完了,Jay和Jenny要回去上班了,板凳也已经住到三藩DOWN
TOWN的HILTON酒店去参加接下来的培训。
现在只剩下我一个闲人,期待着明天开始的南加州LA之旅。
吃过晚饭,和J&J一起欣赏他们在夏威夷和欧洲旅行的照片。夏威夷的照片,充满了热带海边的度假风情和花花格调,JENNY穿着夏威夷的那种短的大花裙子在海边跳土风舞,美得象一只斑斓的蝶;欧洲的那些,巴黎、罗马、苏黎世,各具风情,是浪漫、古文明、热情奔放和湖光山色的完美融合,一对璧人在这样的背景里微笑,阳光从他们的心底焕发出来。JAY还对欧洲那些照片的文化、历史背景做了简要、风趣的介绍,并附上自己的游历心得,这些图文并茂的纪念册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收拾东西的时候,JAY走来,交给我一张电话卡,告诉我使用的方法。并交给我一只柯达的FILM,我本来还有两只36张的柯达胶卷,认为肯定是够了,但JAY说还是再备一只,后来证实,当我的一个愚蠢错误致使其中一卷暴光后,这只FILM成了我唯一功不可没的BACK
UP。 我拿出我的相机,请JAY帮我把照完的胶卷取出,并帮我换一只新的。
JAY笑了笑说,明天你就自己去LA了,还是自己动手吧,我来教你。
于是在JAY的指导下,我完成了今生第一次卸卷、上卷的过程。JAY看了看,说,卷得还不错,肯定没问题了;不过就是卷得有点多了,稍稍有点浪费,但是第一次嘛,没关系。
第二天早上,JAY开车把我送到SAN
JOSE的东方超市——旅行社的班车站,HONDA就扬长而去了。
我现在彻底变成一个对周边环境既好奇又一无所知,讲蹩脚英文的东方流浪女孩了。
我第一次试图用英文跟店员交流,她讲得太快,她的英文也不是很标准(这是一间越南超市,店员是越南人),于是我半通不通地自己去摸索想要的东西。
当我说沃特的时候,另一个女孩疑惑地说“沃德儿”,啊,我说YES,她说,OVER
THERE。
这么简单的单词,我从小就知道的单词,居然这样让人难以懂我。真是到了美国,才发现自己口语有多不标准。
好在我很快就调正过来了,要敢讲,要自信,不要胆怯,最好是看着他们的眼睛,真诚而坚定地表达你的意思,不熟练就慢一点讲,一句话讲不清就加上解释,并配合手势,则无论是请求还是询问,你都会得到很友好的帮助,也会赢得他们的尊重。
接下来的日子,我的英文自己都感到突飞猛进,无论是听还是说,也渐渐适应了这种一对一的单独交流。因为和JAY、板凳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们都不给我练习的机会,我每有不标准的或边想边说的时候,他们就很快地自告奋勇做起我的翻译,越俎代庖地替我讲话,致使我丧失很多的练习和实践机会,哼!其实我的英文基础一直是非常好地!
我们的这个旅行团是一个华人团,其中绝大部分是不会讲英文的国内游客,他们或是有亲友在这里,或是短暂出来,因此在这个团里,在我们中间停车,休息,甚至点餐的时候,我竟充当起他们的翻译来了。
我不停地请大家为我的旅途拍照,无论是我的游伴还是邂逅的面善的老美,在快餐店里,在麦当牢汉堡的广告画前,在沿途的有棕榈和美国公路的背景前,在那样美丽的天空下面,我在镜头里灿烂地微笑,我朝着镜头挥手。自信和阳光写在我的脸上,我信任他们,我迅速地作出判断,拿出勇气,机智地想办法解决问题。
所以,一切都很顺利。
在车上我还担任了义务放映员,因为我坐在第一排。华人团的车子里通常都会播放华语的录象带,今天准备的是《红色康乃馨》。我没有看,我让自己享受这种漫长的旅行,这种在路上奔驰的感觉。
我曾经问过JAY,我从旧金山到LA,会不会走MAG说的沿着海岸线的那条“风光无限”的路,JAY说,多半不会,那太远了,应该是走那条比较BORING的路。我说,那为什么每次我们走的路都是那么美呢,美国的路不是都那么美么?他说因为你说要绕路看风景,所以我们每次都要绕好多路。哦。
还好,没有那么BORING,虽说没有什么别致的美景,但我可以理理我的思路,把这些天的景点回放一遍,不然等回去写游记的时候可能会忘光了。
而且由于我彻底放松了,知道没什么可担心的,班车一定会送我去酒店的,所以我竟睡着了。
我感到有人在轻轻地叫我,原来我需要换录影带了。揉了半天眼睛,因为我戴了隐型眼睛,在极困的时候眼睛睁不开,眼镜是模糊的,但我还是帮大家把带子换了。
于是我又多赢得了一份友情和尊重。
我睡不着了,看着他们开心看电视的样子,我也觉得开心。但我自己是不会去看的,我花这么多钱,不就是为了感受美国么?我不会千里迢迢地把自己闭塞起来,风景也不看,英文也不讲,西餐也不吃,说实话,如果下次有机会,我也许会参加一个英文的旅行团,真正尝试一下融入的感觉。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处境、自己的选择,也许互相尊重是人与人相处的最好的桥梁。
今天的晚餐在哪里
我们这个团是一个散客团,每拨人住的酒店、参加的旅游项目都不同。
我是唯一一个入住DISNEGY对面酒店的客人。
司机是上海移民。在倒数第二站的时候,除了我,所有客人都下车了。司机问我要不要在这里吃晚饭,并且提醒我,我的酒店那边晚上会很偏,最好不要外出,而且吃的东西很贵。
我看了看那个快餐店,实在是很不吸引我。而我又实在不饿。于是就去逛对面的超市。
超市里环境很好,我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而且我的购物欲被大大地开发出来了。我仿佛回到了北京的的超市,看看我的购物车吧:一小盒新鲜的美国樱桃(都是那樱桃节的传说闹的),两只紫红的美国蛇果,一大加仑的牛奶,两包榨菜,两包方便面,哈哈!
我当时的感觉,后来仔细分析,结论如下:寻找一种LOCAL的感觉,对抗我的紧张(不再有JENNY做的肉片芦笋,也不再有JAY做的甲鱼汤,不再有JAY往我杯子里加的牛奶,不再有抹了器思的早餐烤面包片,不再有我们的四人晚餐(比如那顿丰盛的韩国烤肉),啊,现在我只能靠我自己了,那,今天的晚餐在哪里?我ENJOY这种推着小车转弯、前进的超市购物感觉,瞧,今天的晚餐在这里,还有,明天的早餐!
我兴奋而又迷茫地拎着两大只购物袋走出超市,走到LA的夕阳中来,又是夕阳西下时分了啊!那无比美丽的夕阳,今天却只有我一个人站在梦幻般美丽却陌生的地方,眼前是一片停车场,所有的人都把东西放进车里,然后发动了车子,绝尘而去,男人,女人,华人,老外……每个人都有自己坚定的方向,这一切令我感到陌生而又痴迷,其实,在精神上,我觉得有些不知何去何从。
我享受这种淡淡的喜悦的、甚至是惊喜的,又有一点小资惆怅的感觉,于是我背了我的行囊,双手拎满了东西,请人在异国他乡超市和夕阳的背景上给我照相,啊,后来的照片证明,是非常非常有味道的感觉。
CHECK IN 酒店的小姐讲了一堆英文,我只听懂了最关键的。
于是背着我的行囊,拎着我的购物袋,按照她画的图,穿过她讲的LOBBY,寻到了我的房间。
钥匙居然打不开门。 于是请教对门正要出去的一对蓝眼睛的年轻LOVE。
那女孩一看我英文不大灵,主动要求跟我一起到前台去问个明白。并且她说,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她的BF可以帮我看那一堆沉重的购物袋。
想起雪村那首歌来:都是活雷锋。
原来是误会。酒店小姐给我的房间号在信封里,我忽略了。她在图上标注的不是房间号,而是楼的位置。
那女孩又陪我走回来。在路上,我问她去过中国吗?她微笑说还没有。我告诉她中国很美,她那美丽的大眼睛眨动着,真诚地说:I
bet.好一句地道的I
BET,好一双美丽的眼睛。接下来的几天,我不停地得到美国人民的FAVOUR,比如,你请他们为你拍照,他们就会为你多拍几张,并且建议你再来一张戴SUN
GLASS的;你向他们问路,他们就会给你画图或带你去,他们会给你好的和善意的建议,你感谢他们的时候,他们会微笑地说:You
are welcome,或是:my pleasure, my
pride,有一个几岁的小男孩在DISNEY把他心爱的一张米老鼠照片没有来由地放在我的手上表示他的友好,看来,住在休斯敦的网友JEAN说对了,她说UNCLE
SAM欢迎我,好客的UNCLE SAM,真的让我在这个美丽的国家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然后就给板凳和JAY他们打了电话,我一切都好,大家一切都好。 晚安。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永利国际网站,旧金山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渔人码头

硅谷

金门大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