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翁洹评为《南方周末》2011年度记者之一是有理由的,理由就存在于那些刊登在《南方周末》版面上的图片,以及散落在见报图片之外的影像里。拥有600万知识型读者的《南方周末》,聚集了可能是全中国在新闻专业主义上最孜孜以求、并乐此不疲的媒体人,因此,这样一份荣誉,虽然因摄影而来,其意义,却在某种程度上超越了摄影—这意味着从业十年的翁洹终于从一名优秀摄影记者,成长为一名拥有个人鲜明风格,并能以这种具备个人风格的影像完整、独立、持续表达自己观点的摄影师。  这容易吗?决不。不然翁洹也不会行走十年才抵达这个目标。更重要的是,抵达斯地决不等于摘取锦标,而是预示一段更为艰苦的行程的开始。优秀的摄影记者,苛刻地说,只是某一个媒体最合乎标准和要求的产品生产者,他那貌似的“风格”不是他个人的,而是他所在的媒体的;他可能会是一名广受好评,让领导特别放心的好员工,但未必能有与别的好员工区别开来的个性价值;更令人纠结的是,一旦他离开了这个媒体,离开了他为之适应并塑造了他的评价体系,他会突然发现,他似乎从来没有搞清楚过:摄影是什么?而真正的摄影师,却能以个人的力量告知和影响这个媒体:摄影的意义究竟是什么!为什么那四条边框之内的一切是值得尊重,甚至,是配得上赢得尊敬的。  我很庆幸翁洹虽然一直做记者,且经历了三家气质迥异的报社,但并未因此一步步把自己铸造为“万能零配件”。因为他爱运动、英语棒、心理素质奇佳,又长了一张颇有异域风情的脸,所以报社一有急重险难的活儿总爱使唤他。因而,30来岁的翁洹得以游走世界,穿越时空,去了许多人一辈子也去不了的地方,在一年里就能经历许多人一辈子也经历不到的事情。他的影像总有一种开放的视野和奔涌的气息,准确地捕捉到事件纷纭的进程中漫不经心却又切中核心的画面。2011年,他从利比亚发回的影像无疑是前往此地采访的中国摄影记者里最出彩的。做到这一点并非易事,影像控制力和职业素养固然是多年磨砺的结果,现场的即时判断和反应能力则是全面的考验;最重要的是,考验一个记者面对事实最基本的立场。  在媒体视觉大跃进的年代,图片一方面加强了传播的效果和力度,另一方面,也在某种程度上消解大众对于事物深度思考的能力;而在此中隐藏着更为重要、但一直不被重视的问题是:对于作为“人”的摄影记者的影响—一方面大众传播放大了摄影记者的表现力与影响力,另一方面,也在摧残和消磨他们的自信和自觉。摄影记者愿意成为无坚不摧的媒体工具吗?摄影记者如何让自己不沦为工具的同时,也力争使自己的图片不至于沦为博取眼球的工具?摄影记者如何能像一个真正的摄影师那样保持自己的观点和态度?如何能在波涛汹涌、“图不惊人死不休”的影像海啸里平静地呈现关乎这个世界和人的基本常识?又如何能坚守摄影最本质的底线而不以此作为自己向物质与虚名讨价还价的条件?  在从一个新闻现场赶往另一个新闻现场的途中,其实没有给人太多思量的时间。但是,我仍然希望和新闻一起在路上的翁洹们能够再慢一些,再从容一些,因为,那样的影像更能显示经受了考验的力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