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板楼里有一盏似曾相识的汽灯,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在人民公社的大食堂里见过的汽灯。在人民公社汽灯的照耀下,小喇嘛为我们送来了酥油茶和装在洗脸盆里的糌巴。

发表于 2007-08-17 20:07

昨天晚上的酥油茶和糌粑给了我在寒冷的午夜里拍摄星光的能量外并没能解决我入睡时的高原反应。寒冷、头痛,加之人民公社汽灯的青光更让我觉的寒意袭人而难以人眠,所以今早起来,头便是晕旋旋的了。

寺前有一汪湛蓝的湖水,远处有明亮的雪山。湖水是措普海,雪山叫扎金甲博。我想登高拍摄这雪山和湖水的天伦组合。小游告诉我,可去寺后的山岗,但,你们“高反”严重,上去很困难。Y儿和小X在小游的劝阻下便在草地上的阳光下享受着清风拂面了。为了猎取美丽,为了不留遗憾,我拖着沉如灌铅的双脚象出征的战士那样和小Z一起上了山岗。

远眺晨光里美丽的措普海和扎金甲博雪山,祥云萦绕,经幡猎猎。这立体的画卷让我发呆许久……。

于是,陶醉。

下了山岗,小Z精力充沛,继续和司机转湖去了。

小游和我们一起行在措普海畔崎岖的小山道上,高原反应的捆扰让我们每走三步必息两步。在我们极度疲劳的时候小游帮我们负荷;在我们饥饿难忍的时候,分享了小游的朋友送给他的“云南月饼”。我们除了赞赏月饼“好吃”以外,便没有力气感谢小游兄弟了。

小游兄弟告诉我们,和措普海相近的姐妹湖美丽的让人心碎。

我们在小游的带领下,去了姐妹湖。

姐妹湖静静的,静的好象能听到花开的声音。Y
儿和小X在湖畔相拥着。明镜般的姐妹湖,让我不知什么是激动,只是对着湖面静静的凝睇,凝睇……

在措拉寺前的草地上,我们和小游兄弟告别,很希望能和这位为了学识甘耐大苦的好兄弟保持经常的联系,于是,要了小游的电子邮箱记在了笔记本上。

在离开措普沟的途中,我们看见一位藏族小女孩站在蓝天里的山岗上向我们挥动着小手,我便立即喊停司机奔向那向我们挥手的藏族少年。

那少年身着一件藏人喜爱的杏黄上衣,舞动着小手象彩霞般的飘了过来。她没有向我们乞讨什么,只是站在山坡上用她那如姐妹湖般明亮的眼睛,甜甜的微笑着望着我们,那少年的眼神和微笑让我感到诚洁的没有一点点杂质,这一刻,我感动了……,我用跪姿对着她连拍下了无数的照片。小Z走过来给了她饼干和巧克力,我俯下身去和她握手,她因为听不懂汉语而不知道我对她说些什么。我们向她挥手告别。我们的突如期来和蓦然离去,少年明亮的眼睛渐失光芒。我,又一次掀动着快门,连续记下了她那由明亮渐变为凄淡的,让我不会忘记的眼神。

我们的越野车渐渐而去,那少年仍站在秋日的斜阳里向我们舞动着小手。

我亲爱的藏家小妹妹,愿菩萨保佑你快快长大,我衷心的祝福你长大以后去——北京——上大学……

清风拂过山岗,经幡在舞动。

越野车奔弛在回理塘的路上,车厢里有泣声传出窗外……

返回理塘,还有漫长的艰难的路程。

车过海子山已是暮色四合。一只胆大的野狼在我们的车灯的照耀下和我们同相奔了许久。
X说它是“一匹孤独的野狼”

又是星辰闪烁。沿途的雪峰在星光的照耀下轮廓清晰,块面分明。天色黑里透蓝,美丽的光影效果,恍若梦里帝所!可是,我没有向司机喊停,我们必须尽快赶回理塘住地,因为,小X感冒不轻。

昨晚我们星夜兼程,再一次回到世界高城理塘,仍住第五世嘉木样活佛故居旅舍。

今天,白玛书记安排助手卓玛姑娘陪同我们去看坐落在仲莫拉卡山坡的长青春科尔寺。因为住地离寺院不远,所以我们便徒步而致。

长青春科尔寺由三世达赖喇嘛素南嘉措奏请乾隆恩准而建。是康巴地区第一大黄教寺庙,寺内常住喇嘛近千。

东方升起的太阳把前来朝拜的藏民身影拖的长长的,我随着长长的身影踏进了弥漫着藏香和酥油味的佛堂不由自主的便庄重了起来。

我看见,虔诚的朝拜者向着心中的菩萨叩长头,佛堂的地板被磨的锃亮;

我听见,那喃喃的颂经声萦绕梁柱是肺腑真言,他们要从今生颂到来世。

长青春科尔寺的红墙金顶和致蓝的天及白色的浮云,这些,都是摄影家所需要的。寺庙大厨房的天窗里射进的光束和大灶冉冉升起的青烟及那搬着炊具来回游动着的红衣喇嘛真可谓美丽及至……

于是,我掉队了。

手机震动。Y儿队长来电:“你在哪里?”、

“啊,我在哪里?”我微笑着回答队长“我在哪里啊?”

中餐,理塘的牦牛汤锅别样的味美。

当然,又是白玛慷慨解囊。

餐后,我们将去稻城亚丁。我和小Z去超市采购后几日所需的干粮,我选中的早茶饼总是被小Z
贬称为土豆饼。

在理塘大道格萨尔王铜像前和白玛告别。

白玛欲语还休。

Y儿泪湿衣衫。

“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别了,美丽的泽仁白玛,愿你的事业如初升的太阳蒸蒸日上,愿你象草原上的格桑梅朵美丽永远!

我们告别白玛后便离开世界高城理塘取道稻城、亚丁。还是白玛事先给我们落实的车辆。因为走的都是国道,所以用的是辆小面。

司机姓王,个子不高,是个汉、藏混血种。王师傅很善解人意,他总是以最周到的服务,让我们得到最大的满意。王师傅车开的不是很快,但开的很好。每到一座雪山的垭口,他都要向窗外撒些印有经文的纸片并喃喃的念叨片刻,他告诉我们这是敬神山。

车至桑堆,改向东南。离稻城越来越近,一路风景越来越美。

停车。我和小Z支起角架用相机读着沐在夕阳里的藏寨、炊烟、马羊、草甸诗画般的美丽,Y儿和小X却和涌来的小藏民已融如鱼水。

沿途的山坡上有石头垒成并刷了白灰的若大的藏文,请教王师傅,方知,这是六字真言,是为了保护环境不让人随意挖山想出的特别手段。就像“文革”时期为保护文物写上“毛主席万岁”的用意一样。妙绝了。

出桑堆半小时,我们经过一座河边长满金色柏杨的大桥,便到了因100年前种植水稻成功而命名的稻城县。

入住每间八十大元的,完全藏式的多吉客栈。客栈呈四合院型,窗前,摇曳在斜阳里的格桑梅朵格外可人。多吉客栈的老板,一位黝黑的康巴汉子采来一朵戴在小X头上,并告诉我们,这是臧族人心中的玫瑰。小X
乐不可支。

Y儿队长在洗漱,然后想休息一会,小Z、小X便和我寻找“稻城印象”去了。途中小Z说:“我们两位都是你的‘粉丝’,你好幸福噢”,“当然,当然”。

稻城的黄昏因为有了东边的月亮和西边的火烧云显得格外绚烂。我们一路漫步,又至那座河边长满金色柏杨的大桥便慢慢的返回。

新月如勾,残阳如血。

我们唤了Y儿队长一起在一家川菜馆用晚餐。小老板做的酸菜鱼还是可以,但是丝瓜豆腐好象就用开水冲出来似的无味。

多吉客栈的床铺我们平时少见,前后和里侧有围板,围板绘有红、黄、绿三色的藏式风格的吉祥图案。那晚,我,睡睡醒醒,醒醒睡睡,在“吉祥的图案里”睡眠无质又无量。

今天我们去亚丁。亚丁是稻城的一个小村,在藏语里的意思为“向阳的地方”。这里是最被摄影师和户外活动爱好者亲睐的美丽的地方。世界华人摄影组织首脑李文先生说,亚丁是1000年前的瑞士。可人们最习惯的则称之为“最后的香格里拉”

车出稻城,便是一片长在水边的号称“百亩”的柏杨林。沫在晨曦里的金色胡杨真有“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的”的意境。有摄影师在那里聚焦,可是我们没有,我们只是想尽早的赶去和储在心中已久的“最后的香格里拉”相见。

我们的汽车沿着河流行在山谷里。急流上时有很好看的木桥出现,之所以好看,是因为那桥古旧沧桑和压在桥上厚厚的一层大石头。压石头的作用可能是增加桥的重量防止桥梁被水冲垮。

Y儿和小Z在桥上留影。

桥畔的古树下,有一藏舍,藏舍前有一看上去和她年龄很不相符的藏女,藏女牵着两个小孩。她会汉语,告诉我丈夫在亚丁“牵马”。噢,所以她在家“牵孩子”。

稻城亚丁景区售票处是一栋完全与周边环境不配的全汉式的楼房。过了售票处穿过仁村便开始盘山而上。行至山腰,俯瞰仁村那茶色的藏寨和梯田,就像一块块若大的巧克力,于是,我们叫停司机住足不前。

到了山顶,又见经幡猎猎,远处一座巍峨的雪山那便是被当地臧民视为亚丁三座神山之一的仙乃日雪山。仙乃日,因型慈善安详,所以又被当地藏民视为“观世音”。经幡、白塔和安祥的“观世音”又让我们在这里停留许久。

我们沿着弯弯的山道下行,目的地是山下沟里的“龙龙坝”。

龙龙坝,实际上是亚丁的游客集散中心,这里很乱。帐蓬和马匹密布,空气中弥漫着马匹排泄物的异味。人的喧闹、马的嘶鸣使得这小山沟象沸了似的。

我们订好了一家二楼的藏人私家客栈,队长说,二楼有平台,可以看星星。落实了房间后便带着水果、干粮向亚丁核心景区——冲古寺进发。

Y儿队长和Z 、X
徒步。因高原反应和连连的睡眠失量使我无论如何也拖不动自己的双脚,只有“向困难低头”,
我选择了骑马。矮小的藏马和我的个头比例有点失调,在崎岖的山道上显的格外步履维艰。那藏马挺可怜,是你的主人要拿你赚钱。

冲古寺,是一座古旧的喇嘛庙,座落在仙乃日雪峰下的苍松翠柏之中。在冲古寺遇得Y儿和小X
。我们在这里寻得了不少“光影效果”便去了那夏日多吉雪山脚下的,淌着小河的草甸。

夏日多吉雪山,亚丁三大神山之一,因型文静,这里的藏民将其称之为“文殊菩萨”。

感谢上苍赐给人类如此完美的画卷。我们在草甸上欣赏着那雪山祥云和牛马流水。

我想过许久,夕阳照耀下的夏日多吉雪山会多美丽。我在等待着太阳渐渐西沉,等待着那夏日多吉雪山在夕阳里的美丽画面……。残阳被薄云轻轻遮住,突然感到寒气阵阵袭来。

队长希望我们一起下山,X说:“和我们一起下山,可以不受寒冷和夜行之苦;在这里等着,可能拍到美丽的照片,两者都是可以的”

我没有和队长一起下山,
独自静静的侧卧在草甸的斜坡上,面对着夏日多吉雪山,任凭小河脚下淌过,任凭晚风轻拂我脸。

躲在云层里的夕阳还没有露脸,寒气更是避人。

环顾四周,唯有一位男孩朝我走来便别无他人。

是位二十几岁的藏族男孩。他象熟悉的兄弟那样不请自便的俯下身子和我对卧。汉语很熟练,嘴很甜。我将仅有的两快巧克力和牛肉干与他共赏后便问他为何一人在此。答曰:稻城人,想出去找工作,但又没有能力。他不停的看看我相机又看看我的手机,喃喃的说:真好。他很希望我给他拍一张照片,他说:“把我拍的好一点”。一种感动油然而生,豆蔻少年,向往未来,向往新潮,但是,对他来说,向往和现实之间又有多少距离?

我认真的为他拍了照片,他主动的把地址写在我的本上,并希望我千万别忘了给他寄去。

天色渐黑,“可能没有马了,我陪你下山” 他说。

男孩陪我走到垭口,我骑上好象特别在等我的最后一匹马儿向他举手告别……

在夏日多吉雪山脚下的草甸上,我没有等到我想要的“美丽画面”。可是,在这致纯致洁的雪山面前,心灵得已涤荡能有几时?

尽管天黑,但,马儿识途,半小时,我返回了住地龙龙坝。

队长、小Z
、小X和司机在旅舍一楼等我晚餐。兼客厅、厨房、餐厅为一体的小空间里厨房的炊烟、梁柱、灶堂里的火苗、桌椅和墙上陈旧的毛主席画像在昏暗的灯光作用下有光影律动,好像一幅凝重的油画。

艺术,无处不存。

我晚餐吃的很香。

龙龙坝的夜晚可用“不夜”两字形容。人声、马声、音乐声,声音交杂;月光、星光、灯光,相映成辉。

晚饭后,一人在旅舍门前随便走走不乏有“邂逅”,邂逅的人里不乏有“粉丝”将抗“高反”的红景天之类的亲自送上楼来。这,也是旅行的重要意义之一,除看风景之外,还有“只为途中相见”。

为了今晚睡好,我想要个单间,可是——没有。队长把我争取到一间是堆了许多被褥的“被褥仓库”。也挺好的,总是单间。

也许是神山的护佑,也许是终日的疲劳,今晚,“高原反应”没有侵扰
,我在“被褥仓库”睡的很好。

图片 1(寺前有一汪湛蓝的湖水,远处有明亮的雪山。湖水是措普海^^^^))

图片 2(明镜般的姐妹湖,让我不知什么是激动,只是对着湖面静静的凝睇,凝睇……
)

图片 3(她那如姐妹湖般明亮的眼睛,甜甜的微笑着望着我们)

图片 4(我们的突如期来和蓦然离去,少年明亮的眼睛渐失光芒)

图片 5(寺庙大厨房的天窗里射进的光束和大灶冉冉升起的青烟及那搬着炊具来回游动着的红衣喇嘛真可谓美丽及至……)

车至桑堆,改向东南。离稻城越来越近,一路风景越来越美。

尽管昨晚睡前服了止痛片,但还是因“高反”多次头痛致醒。清晨我站在清清的阳台上,可头脑是沉沉的。但,被高原阳光染的耀眼夺目的藏寨屋顶上的经幡在向我召唤,于是,我又扛着“尼康”去寻找那晨光里的美丽去了。

敦煌私家客栈¥-1起立即预订>

别了,美丽的泽仁白玛,愿你的事业如初升的太阳蒸蒸日上,愿你象草原上的格桑梅朵美丽永远!

图片 6(两位老藏民在一个安静的位子里对酒当歌,小X拍下了这象油画一般好看的镜头。)

展开更多酒店

Y儿泪湿衣衫。

白玛书记考虑措普沟地理和人文的复杂,特别为我们找了一位熟悉当地情况的司机。车是崭新的四驱北京切纳基。

图片 7(我和小Z支起角架用相机读着沐在夕阳里的藏寨、炊烟、马羊、草甸诗画般的美丽)

我们望着长长的车队和湍急的江水,一脸难色。

中餐,理塘的牦牛汤锅别样的味美。

先吃饭吧。我们在前方不远处的措拉客运售票处的一间木屋里解决了中餐,小木屋不大,但那古旧的木板和窗外哗哗的流水到让我感觉在这里很“回归”。也许是因为堵车的原因,有不少藏民在这里用餐。两位老藏民在一个安静的位子里对酒当歌,小X拍下了这象油画一般好看的镜头。

餐后,我们将去稻城亚丁。我和小Z去超市采购后几日所需的干粮,我选中的早茶饼总是被小Z
贬称为土豆饼。

不久,糟遇堵车。前方传来消息“已堵两个小时”。是因为武警部队水利支队官兵在这里浇筑柏油路,若大的铺路机横行霸道,别说车辆,人也难过。问一位负责工程的武警中尉:何时能通车?小中尉转过身来,那架势就象审堂时的老爷泠不丁的丢过一句:再等六小时。晕!牛什么啊,新兵蛋子,本人当小军官时,你还要娘把着撒尿呢,咱是铁道兵,摆弄工程比你行多了。

长青春科尔寺的红墙金顶和致蓝的天及白色的浮云,这些,都是摄影家所需要的。寺庙大厨房的天窗里射进的光束和大灶冉冉升起的青烟及那搬着炊具来回游动着的红衣喇嘛真可谓美丽及至……

我们沿着沟谷前行。

停车。我和小Z支起角架用相机读着沐在夕阳里的藏寨、炊烟、马羊、草甸诗画般的美丽,Y儿和小X却和涌来的小藏民已融如鱼水。

转了一圈后,一起去早餐,我们还是选择酥油茶。那烤饼外热里凉感觉难以下咽,可是锡壶里的酥油茶却被我们全部消灭。

沿途的山坡上有石头垒成并刷了白灰的若大的藏文,请教王师傅,方知,这是六字真言,是为了保护环境不让人随意挖山想出的特别手段。就像“文革”时期为保护文物写上“毛主席万岁”的用意一样。妙绝了。

我们的坐骑在山路上剧烈的摇晃着前进,将近措拉乡的一片开阔地带,近百名藏民骑着摩托发出尖叫的呐喊声冲了上来把我们围的水泄不通,有的在敲车玻璃,有的开了车门。司机见状,向他们微笑,我们则在车里保持平静。司机如此一番,摩托车便轰然散去,我们向给面子的藏民挥挥手便继续前进,我问司机,是为那般?司机只是告诉我们,他们拒绝一切外来车辆进入,就没有和我们说其它的了。

“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

这里没有电,手机没信号。洗簌,只有打着头灯去到寺外接着雪山融水使用了。卫生间嘛——“露天大厕”

新月如勾,残阳如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